Dramatic[豪円]˙第五幕˙(未完)

第五幕還沒打完OTL
男人躺在床上瞪著空白的天花板,身上蓋著凌亂的潔白被單。房間很暗卻掩飾不了幾小時前的淫麋氣息,男人轉頭將眼珠對著身旁的人能看得見白色後腦勺,再次面對天花板,圓堂伸手朝床頭桌摸了摸,一把抓起冰涼的時鐘,夜光指針顯示現在仍是深夜。
睡不著,也沒有做噩夢,圓堂就是睡不著。
面對自己真實情感跟現實的差異,這一陣子他都在天人交戰中度過,跟著小冬出去會覺得寂寞,跟豪炎寺激情回來又墜入深深的自我厭惡。
圓堂很不喜歡這種感覺,但卻樂此不疲地身陷其中,就像明明知道毒品有害身心,卻依然沉浸於短暫歡愉,接著在夢醒時分痛苦地驚醒過來,醒後為了逃離現實又再次服下毒,終於無法自拔,跳入無線循環之中。
「怎麼了,睡不著?」剛才仍在睡覺的豪炎寺不知何時已轉醒,正側躺看著他。
「修也,我果然…還是……不想背叛小冬。」
「那你要放棄我嗎?」
「不是的!」圓堂抿了抿唇。「只是,知道小冬很愛我,可是我卻和另一個人相愛,我還騙了她這麼久,也騙了自己很久……」
騙了自己一點也不在意豪炎寺的離開,騙了自己對豪炎寺沒有任何感情。
「聽我說,」豪炎寺抱住前方蜷縮起來的圓堂「不管發生什麼事,錯的都是我,是我引誘你跟我上床,是我引誘你劈腿,是我介入你們之間當第三者,你只要繼續當你的圓堂守就好,你有權力那麼做,一切的錯誤我會幫你擔著。」
只要圓堂開心,不計一切代價都可以。
「這樣的話小冬太可憐了!」圓堂的拳頭垂在豪炎寺胸口。「那對她並不公平。」

「守,我愛的只有你一個。」

豪炎寺的告白語句就像是全新的毒藥,狠狠扎在他心窩,再不停擴散、擴散,圓堂痛到幾乎流淚,他知道豪炎寺把一切都放在自己身上,就像梭哈出去的賭局,如果跟著小冬,那麼受傷的就會是這個男人,他不忍。

最軟弱的還是自己,只因為豪炎寺的幾句話,圓堂就繼續默認了這個脆弱關係。
「你真的很壞……」圓堂輕輕眨動睫毛,上頭還有些淚水痕跡。
「還好吧。」豪炎寺嘴角向上勾起。「對了,明天有場很重要的發表會,我希望你能到場。」
「你們醫學界的發表會跟我有什麼關係?」圓堂不解問道。
「大有關係,來了就知道。」豪炎寺伸手摸了摸圓堂的頭髮。「你的西裝我也準備好了,你帶學生們練玩球以後我會開車去接你。」
「嗯。」
「好了,睡吧。」豪炎寺這才轉身把剛剛醒來開啟的桌燈關上。

雖然還是感到不安,但圓堂曉得枕邊人會幫他撐起一片天,不知不覺中他已經沉沉睡去。


(第五幕未完)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It's me

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Author: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發文主
最近主萌東京吃貨&全職高手
開始上班人生之後發文嚴重減少注意

不嫌棄還請抬槓搭訕ww

Menu
New
Talk to me
Wellcome
PLURK
Serch
Links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