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的約會【天京】

自己寫完很喜歡的一篇ww
其實是把自己去豪斯登堡的遊記讓兩人代理了XD

「哇啊啊,這小木屋也太高級了吧!」一打開門將鑰匙型狀吊飾插進總電源孔,燈亮瞬間讓天馬不禁讚嘆,人沿著玄關衝進客廳,行李隨地一丟就在木屋跑上跑下。「浴室好大間喔,天啊居然有瓦斯爐,啊你們看是老人椅欸,樓上兩間房間超酷的!……」
「天馬你是小孩子嗎?」分配在同間小木屋的同學甲扶著額頭,把丟在地上的行李擺整齊。
這趟高中畢業旅行來到九州豪斯登堡,這個遊樂園最與眾不同的就是所有設施都是靠天然水力、風力發電,非常講究環保,但也因此缺少些刺激的遊樂設施,原本高中生們興致缺缺,可是前往小木屋區途中看到的美麗景緻,還有開於中央大湖上的接駁船立刻讓抱怨聲一掃而空。
「我要跟劍城睡一間,你們睡對面那間!」
走在最後面姍姍來遲的京介才剛拖著行李走到客廳,就聽見樓上傳下來天馬的擅自發言,於是蹙眉喊道:「誰叫你自己決定了啊,有規定我一定要跟你睡一間嗎,你也沒問問另外兩個人答不答應。」
天馬歪著頭露出無辜神情說:「可、可是人家想跟你睡一間嘛。」
京介正要反駁,同學甲連忙緩頰:「我們兩個真的無所謂,你們就睡一間吧。」同學乙也笑笑:「而且你們兩個比較熟不是嗎?」
「是…沒錯……」京介才要解釋什麼又被打斷。
「那就這樣決定啦」同學甲把自己跟乙的行李丟到另一間房,便拉著乙朝門口走去。「我們先去吃飯,你們慢慢聊嘿。」
門被帶上後,小木屋變得十分安靜,剩下呆呆看著門口的京介跟樓梯轉角上的天馬。
「真是的,這兩個人……」京介雙手抱胸,突然間身上多掛了一個人的重量。
「這樣就只剩我們啦。」正是天馬突然撲到京介背上。「欸欸,我帶你參觀小木屋,你剛剛走那麼慢都不知道裡面有什麼。」
就算想拒絕也來不及,天馬已經抓著自己的手到處解說,這間小木屋的確五臟俱全,簡直像一個溫馨的小套房。
「玄關往裡面走左手邊就是浴室跟洗手間,超大的喔!然後你看客廳,這個木櫃拉開還有電視,最絕的在你後面,你拉開它。」
京介將淺藍色的木板朝兩邊拉開。「瓦斯爐跟流理臺?」
「對啊,它真的可以開火煮東西。」天馬朝京介露出燦笑。
「根本就是高級住宅嘛…」京介伸手開火又關掉不禁驚嘆道,忽然間腰被人從後環住。
「以後我們兩個人也找像這樣的房子好不好。」天馬柔聲說道,把臉貼在京介肩頭上。
「現在講這種事還太早了吧。」京介白皙的臉頰微微發紅。
「你不覺得很棒嗎,」天馬隔著愛人身體把裝水的水壺放到爐子上。「每天早上起來我們一起做早餐、一起吃、一起出門,或許不會同時到家,可能是我坐在客廳看電視等你,回來以後給你個擁抱,問你今天過得好不好,聽你說說發生什麼事,然後兩個人一起哭、一起笑,洗完澡分享彼此再抱著對方睡覺,這樣的生活你不喜歡嗎?」
京介紅著臉,輕握住抱著自己的手。「所以我說你想太遠了……」眼神閃動了幾下。「你…今天過得怎樣?」
天馬先是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露齒笑道:「很好喔,因為有京介陪我啊。」
「笨蛋……」
「順序調換一下,我們先分享彼此好了。」
「開什麼玩笑!」京介連忙甩掉後方的人。「先去晚飯再說吧,到時候餐廳關門餐卷沒得用很浪費!」
「意思是京介答應了?」天馬上前牽住愛人的手。「今天晚上……嘿嘿…」
「囉嗦!你要是不怕另外兩個人聽到的話……」
「我會記得把你嘴巴堵˙住˙的。」京介發現天馬的語句好像帶著愛心不禁冷汗直流。「走,吃飯吃飯!」
京介有種挖坑給自己跳的感覺。

「好飽喔,」天馬滿足地拍拍肚子。「結果兩千塊餐卷全用完了。」
「那是你吃太多了。」京介白了隔壁人一眼。「回去吧。」
「诶?」天馬面露難色。「這裡夜景很漂亮耶,跟白天的風情完全不一樣,你不想看嗎?」
京介思考一會兒,輕嘆口氣:「好吧,我以為你對風景沒興趣。」
「怎麼可能沒興趣,」天馬插腰。「豪斯登堡最有名的就是風景欸。」
「是是是,」京介彈了天馬額頭一下。「那你要先去哪?」
後者歪著腦袋思考一會說道:「我想去看燈光秀!」
「那裡還蠻遠的,而且這個時間應該是最後一場,要去就快走吧。」
「好。」天馬趕緊跟上轉身移動的京介。
夜色很黑,但沿路異國風情街道點綴著燈火讓夜晚不再寂寞,兩個人踩著磚道一路往燈火秀廣場走去。趁著路人三三兩兩欣賞夜景或聊天,天馬悄悄朝京介伸出手,握住他稍嫌冰冷的手掌,令天馬感到意外的是京介並沒有甩掉他,而是默默地讓他牽著。
京介非常抗拒在公共場合和天馬有太過親暱、容易引人遐想的舉動,天馬當然知道這點所以平常都是故意鬧他,如此一來反而讓人霧裡看花,無法明白兩人真正關係,也因此他們的互動地點總是僅限於對方或自己家中,現在這個當下或許是氣氛使然,京介不但沒有甩開手,甚至對天馬逐漸拉近距離也沒做出任何反應,直到最後兩個人十指緊扣,雙臂交纏,能感受到對方身體傳來溫度。
天馬沒有問為什麼,只是很放心地把頭靠在隔壁人肩上,他知道現在京介的狀態就跟自己一樣──心跳加速,反正在這黑漆漆街道遇到同學也不怕被看出來,乾脆放手一搏,好好享受難得的兩人時刻。
「到了到了!」遠遠就看見圓形廣場周圍的房子燈光閃爍還有慢慢聚集的人們,天馬拉著京介往人潮方向奔去。「剩一分鐘就要開始了,我們跑快點!」
京介跟著天馬來到廣場中央,大概因為時間有點晚,並沒有預想之中擁擠的人潮,倒數十秒前四周燈光完全轉暗,直到數完最後一秒才由幾棟房子開始燦爛奪目的燈光秀,白色亮光先一戶點一戶,最後七彩燈光繞著廣場交錯閃爍,還會變換不同圖形,人群驚呼聲也隨著燈火秀高潮此起彼落,觀賞到如此難得一見的特殊表演,就連總是一零一號表情的京介都露出陶醉神情很難得地發表意見,而天馬早已興奮得樂不可支抓著愛人東指西點訴說感想,燈火秀結束時兩個人還跑去搶著跟吉祥物合照,最後才依依不捨離開廣場,自始至終,他們的手都沒放開。

「我覺得壞人出場那邊的燈光特別好看耶。」
「嗯,我也這麼覺得。」
和去時不同,兩人換搭渡船回小木屋區,這是開往小木屋區最後一個班次,船上人不多,他們不在船艙裡,而是來到船尾並肩坐著欣賞湖面及岸上燈光,船開得不快,兩人安靜感受彼此,感受微涼夜風,一路上話不多,但是並不尷尬。
「這算我們兩個第一次正式約會吧?」天馬勾著京介臂彎笑著說。「雖然是畢業旅行。」
京介不語,像是在思考什麼。
「明明國中就在一起了,卻沒有兩個人單獨好好玩過一次,出去總有人在旁邊,不然就是練球,我是很喜歡足球沒錯,但也想跟京介好好相處啊……」天馬嘟著嘴稍稍抱怨。
「你喜歡的話以後多出來走走吧。」京介收緊天馬的手轉頭看著他,那傢伙個子還是矮自己一點,但掌心卻很厚實,很讓人放心。「就我們兩個。」
「真的嗎?」天馬露出開心的笑容。
「嗯。」
他們凝視彼此,天馬輕輕伸手捧住京介發燙的臉頰,緩緩向前湊上嘴唇,後者沒有閃躲甚至往前,直到四片唇瓣相貼,天馬熟練地撬開京介貝齒,讓舌頭恣意舔過對方口腔每個地方,京介的舌也主動纏上,像是要嘗盡彼此每一部分,兩人吻得難分難捨,臉頰可以感覺到對方逐漸升溫的呼氣,口中唾液互相交融,直到船即將到岸他們才鬆口,舌頭上還牽著銀絲。
「京介…我想要你……」天馬看著臉比自己還紅的人,一手擦掉他嘴角涎水,一手貼在對方下腹說道。
京介別開頭,拉著天馬站起身準備下船。「快回去吧。」他頓了頓繼續道:「我也…」
天馬開心笑著,兩人以最快速度回到小木屋,奔上樓鎖起房門,也不管對面室友在不在,他們當下眼中只有彼此,那天晚上能做的都做了,是兩人有史以來最激情的一次。

今後不管有哭有笑,他們都不會忘記這天,更不會忘記以後還要走的路,有了第一次約會,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直到千千萬萬次,他們依然會是彼此對的人。



我們會永遠幸福。



FIN(?)















「我說你們兩個,要玩也不要玩太過火啊,這邊房間隔音不是很好喔。」
「诶?我不是把京介嘴吧塞住了嗎?」
「天馬!」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說出來的對不起!」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It's me

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Author: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發文主
最近主萌東京吃貨&全職高手
開始上班人生之後發文嚴重減少注意

不嫌棄還請抬槓搭訕ww

Menu
New
Talk to me
Wellcome
PLURK
Serch
Links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