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天京天】【R15】

有肉但沒進去注意XD

天京天注意

害羞的京介介第一次www


「我又…!」
京介一大早就被自己嚇醒。
「該不會是尿床吧?」這個月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早上醒來時床單溼糊一片,因為以前從沒尿床過,京介不禁開始擔心自己身體是不是出了問題,東想西想的結果就是一片煩躁,往醫院路上不知多少路人被那張因過度擔心造成的臭臉嚇得退避三舍。
來到三零五號病房外,京介敲敲優一房門得到應聲後開門入內,優一正坐在床上看書,直到京介靠近才把頭抬起。
「早安,京介。你今天比較早呢。」優一看著弟弟面容突然皺起眉頭。「怎麼了,你那張臉?」
自己表情有這麼明顯嗎!京介趕緊摸摸臉頰,結結巴巴回答:「沒、沒事啦,不過有些問題而已……」
「感覺應該不是有些喔。」優一莞爾。「不然你才不會擺出那種臉,還讓我一眼就發現。」頓了頓優一繼續道:「說說看是什麼事吧。」
「我說了哥你不要笑我…」京介深吸一口氣,覺得第一次叫出化身都沒比講這種事困難。「那個……我、我最近一直尿床!」
「蛤?」優一滿臉問號。
「這個月開始,好幾次早上醒來床單都是溼的,我以前都沒尿過床,哥你說我是不是生病了?」京介好不容易才把一連串句子吐完,他現在臉頰正因為不好意思而發熱著。
優一聽完弟弟敘述後呆愣幾秒,然後放聲大笑。
「啊哈哈哈哈,什麼尿床,京介你不知道嗎?」優一捧著肚子笑到不能自己。「健康教育課都沒認真上喔!」
「哥你說你不會笑的!」京介滿臉通紅,欲哭無淚。「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啦?」
「哈哈,抱歉抱歉。」優一花了一段時間才讓自己不繼續笑出聲。「那叫做夢遺,是正常男性生理現象,睪丸製造的精子會不斷儲存起來,當裝不下的時候就容易在睡夢中排出。」
「是…是這樣嗎?」發現不是自己身體出了毛病,京介心裡偷偷鬆口氣,表情也漸趨緩和。
「是啊,這代表京介已經是個成熟的男人囉。」優一語帶保留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繼續補充:「不過,夢遺同時通常會伴隨著『情色』情節的夢,京介不知道是夢到誰呢,還是偷看哥哥珍藏的片子?或許……」
「哥你不要亂講話啦!」京介越聽越不對,原本已經退色的臉頰又開始紅了起來,他連忙阻止自己的哥哥繼續說下去並且逃離現場。「我、我先去練習了!再見!」
病房門被用力關上。
「真受不了這孩子呢。」優一喃喃道。

「好,今天的練習到此為止,大家趕快回家休息!」円堂監督的聲音傳遍整個球場。
放學後的練習終於結束,京介拿著水瓶靠在牆邊喝著稍作休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心不在焉,他對自己表現不甚滿意,胡思亂想之餘視線不知不覺就飄到球場另一隅。
「信助把球傳給我!」天馬的聲音很響亮,就連場外也聽得很清楚。
「還在練啊,那傢伙。」京介看著遠方仍在做傳球練習的天馬想道。「還真是認真…嗯?好像又比昨天進步了。」他小聲地自言自語,絲毫沒發現自己眼光停留在天馬身上已經超過五分鐘。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喔。

腦海中突然響起哥哥說的話,京介差點沒把剛喝下去的水噴出來。
「可惡,都是哥害的啦…」他擦擦嘴角。「難道我真的……」
京介的臉又紅了起來,他趕緊轉身離開球場。

學長們對兩人交代記得鎖社辦後就離開了,天馬和信助一直在練到快天黑才回到更衣室,信助因為還有事情的關係,匆匆更完衣就已經離開,留下天馬一個人慢慢來,當天馬打開自己櫃子時,赫然發現還有一個人沒走。
「劍城?我以為你已經離開了,你還不換衣服?」天馬看著京介不自然的神色好奇問道。
「不了,我等等才走。」京介隨口答道。
「那我先走了。」天馬穿上制服拉起拉鍊,臨走之前還是很在意京介和平常好像不太一樣,但他沒多說什麼。
「隨便你,你高興就好。」
等到天馬輕輕關上門離去京介才鬆一口氣。
「我果然…」京介的手輕抓住運動褲的褲襠,仔細一看會發現有什麼在裡面挺起來。「已經忍不住了啊,天馬……」


京介坐在置物櫃後方角落,他脫掉自己褲子輕觸分身,由於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他緊張到心臟幾乎要從胸口跳出。紅著臉回想曾經看過的片段,京介原本只有手指緩慢游移在堅硬上,做好心理準備後才慢慢將整個手掌覆上不知何時變得更大的分身。
撫過的地方都像有電流竄過,京介顫抖著,輕輕喘息,手掌開始上下移動,從沒體驗過的快感從下半身傳開,他無法克制地喊著最在意的那個名字。
「天馬…天馬…」
想要天馬的手,這樣幫自己…糟糕,好奇怪的感覺。
京介開始加重搓動力道和速度,瀕臨崩潰邊緣的感覺讓他又愛又恨,到了終於無法忍受的極限之後,他脖子向後一仰,白濁的黏液就跟著愛人名字一同脫出。
「天、天馬!」
「劍城你在叫我嗎?」
京介面色慘白看著眼前的人久久說不出話,呆了一會才發現自己正兩腿大開手握著依然高挺的性器,白色精液還剛好噴在那人腳前。
「松風你、你給我滾出去!」京介連忙把自己上衣往下拉遮住重要部位,雙腳夾緊,頭低到不能再低。
原本應該已經離開的人突然又回到這裡,怎麼會剛好讓他看見自己如此失態?以後該怎樣面對他?京介腦帶一片混亂,羞恥到只想趕快找個地洞把自己埋掉。
天馬看看地板,再看看京介,露出有些驚訝表情問道:「劍城該不會是第一次自慰吧?」
「要你管…你走開!」京介把臉撇向另一邊,他覺得耳朵都可以拿來煎蛋了。
「可是…」天馬緩緩趨近京介,在他面前蹲下來輕輕撫摸他滾燙面頰。「你不是在叫我嗎?」
京介閉目不語,緊咬嘴唇。
「還是,你捨得就讓我這樣離開,京˙介?」
天馬的聲音就像催眠般附在耳邊,京介想起了這個無論如何都讓他很在意的人。他跟自己不同,如此開朗,如此喜歡足球,不論遇到什麼難題都不放棄,甚至拉起了曾經掉進深淵的自己,好喜歡這樣的他…
「不要…走…」京介喃喃自語,天馬當然不會放過這小聲語句。

把他留下的我,一定瘋了……

天馬坐在京介身後,用環抱的姿勢把京介上衣拉起, 一手輕輕搓著粉紅色蓓蕾,一手握住才剛發洩過的滾燙分身,京介則無力地靠在後面人身上喘氣。
「京介想要很久了吧?」天馬靠在前方人耳邊用氣音問道,呼出的熱氣讓京介頻打顫。
「囉、囉嗦!」不知道是因為天馬的自慰經驗豐富,還是因為對方是天馬的關係,京介發現下身傳來感覺跟自己來時完全不一樣,似乎是另一種更刺激、更愉悅的情感。
天馬熾熱的手掌熟練地上下移動,偶爾手指還會不安分地刮搔正泊泊流出液體的尖端,再加上天馬另一手又搓揉自己胸前蓓蕾,兩邊同時刺激讓京介不住扭動自己身軀,發出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高昂呻吟,他眼眶泛淚,理智告訴他事情不應該如此發展下去,但身體卻誠實表現出對自己天馬的渴求。
「京介舒服嗎?」天馬壞心地問道。
「哪有人…這樣問的啊……嗯啊…」話還沒說完京介就被突然加重的力道打斷語句。
「難到京介不喜歡我的手嗎?」天馬露出受傷的表情。
「也…也不是…」京介抓著天馬搓揉蓓蕾的手臂。「誰、誰說得出口啊…這種事…」
「說一下嘛,好啦!」天馬突然停下手的動作變成輕輕撫觸,快感突然若有似無讓京介下一大跳。「不說我就不繼續喔。」
京介不知到今天招惹了誰,一直被逼著講出令人害臊的話語,原本堅決閉口,身體卻還是耐不住天馬消磨只能妥協。
「舒服…天馬的手…很…舒服…」語畢,京介今天第二次想找地洞把自己埋掉。「拜託,快繼續吧…」
天馬咧嘴笑著,這才繼續套弄懷中人的分身,另一隻手則把手指放進京介口中任由他憑本能吸吮、舔弄。
「要…要射了…!」終於,懷中的人身子一抖,白濁完全釋放出來,沾得天馬滿手都是。
京介躺在後方人懷裡喘息著,原本腦袋還停留在剛才的歡愉中,蒼白的臉頰也染上一抹緋紅,此時卻被天馬舉動嚇得睜大雙眼。
「你、你吃那種東西幹嘛!」天馬居然吸吮著沾滿自己體液的手指,京介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愣愣地看著他。
「因為這是京介的一部分啊。」舔舔嘴唇後,天馬緊抱住京介。「我也常想著京介幫自己喔。」
「你是變態嗎?」京介雖然口裡罵著,卻沒有生氣的意思。
天馬嘿嘿笑道:「彼此彼此吧,我可沒大膽到在更衣室就……」
「吵死了。」
「對了,剛剛都我幫你,是不是該你幫我了?」天馬劈頭一問。
「啊?」京介心跳漏一拍。
「京介不想試看看幫我嗎?」天馬讓京介轉過身面對他。「我跟你一樣,也快忍不住了…」
京介視線移到天馬跨下,跟剛才的自己一樣有異物從中隆起。
他也跟自己一樣想要對方嗎?京介覺得頭很昏,心跳加速,連天馬何時抓著自己的手覆蓋在褲襠上頭都沒注意到。
「拜託,京介。」天馬直視對面人淡黃色瞳孔。「你會幫我的吧?」
天馬的…就在自己手掌下方,隔層布料都能感受到有力、滾燙的脈動,京介看了看天馬,發現他的眼神已經蒙上一片情慾。
「弄不好…別怪我…」京介像是下定決心般說道。
「才不會,這可是你的心意呢。」
京介小心翼翼地拉開對方的拉鍊,稍稍褪下褲頭,再把內褲往下一拉後分身立刻彈出,雖然構造一樣,但看到為自己而生的勃起京介還是感到一陣悸動。因為緊張而有些冰涼的手指碰到灼熱後讓天馬抽動了一下,旋即便沉浸在有些生澀的手感之中。或許就是因為不熟練,才使天馬感到跟平常不同的一波波刺激。
「京介…好棒…」
「是、是這樣做嗎?」京介邊紅著臉邊動手。
「嗯,沒錯。不過…」天馬臉頰發紅,像是想到什麼好主意道:「吶、京介你不要用手了。」
「不用手?」京介一臉疑惑。
「別跟我說你沒看過A片,裡面的女生不都用嘴吧幫男生嗎?」
從記憶中翻出曾經看過的片段,京介瞬間跳起反對:「我才不要!很、很髒欸…那裏…」
「我洗過了,剛剛在淋浴間把它洗得特別乾淨喔。」
京介一身冷汗連臉都快燒掉,但在天馬三催四請外加柔情攻勢下最終還是妥協,京介鼓起勇氣緩緩彎下身,嘴唇輕輕貼覆在前端便立刻感到高熱,這讓他感到一陣緊張,連忙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直接把整根含入口中開始上下移動,前端洞口漏出一點的蜜液苦澀味道充滿京介口腔,他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動作。
完全不同以往的觸感讓天馬不小心呼出聲,這讓京介得意了一下,開始更大膽的嘗試,時而用舌尖舔著前端,時而親吻著下面的囊,超越以往的刺激使天馬抓著京介頭髮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舒˙服˙嗎?」京介報復般地邊舔弄天馬分身邊詢問道。
「嘿嘿…看不出來…京介挺有天分的嘛…唔…」天馬聲音有些恍惚,不停喘息。「很…舒服…京介的嘴巴…」
沒有得到預期的生氣反應京介不免有些失望,但能看到跟平常不一樣的天馬他心想這樣就夠了。
天馬抓著自己頭髮的手越來越用力,他猜他大概快射了於是更加賣力地舔弄,而頭上的天馬也毫不避諱叫喊出聲,接著口中分身抖了抖,京介便感到喉嚨深處射進一股熱流,突乎其來的發射讓他不住嗆咳。
「好苦!」京介邊咳邊流著淚。
「抱歉,原本想叫你放開的,可是來不及…」天馬拍拍京介的背無奈說道。「吐出來吧,那東西其實不好吃。」
讓天馬瞠目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他親眼看著京介一口吞掉嘴裡的液體。
「彼此彼此。」京介抹抹嘴角,終於看見天馬被嚇到讓他覺得心理平衡一些。
「京介,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天馬又抱住眼前的人。「還記不記得片子怎麼演啊?」
「你不會是想…!」一想到後面會發生的事情,京介不禁花容失色。
「騙你的,以後再說吧,那檔事。」天馬像個小孩子一樣抱著京介撒嬌。
「哼。」雖然天馬回答是自己希望的答案,但不知為何有種失落感。「諒你也不敢往下做。」
「因為京介累了吧。」天馬摸摸京介的背笑道:「可是如果你想繼續的話也可以喔。」
「別、別開玩笑了!」
「嘿嘿,好啦我們一起沖個澡再回家吧。」
「我自己洗就好,給我滾遠一點。」
「一起洗啦!」
「滾!」

兩個剛踏入青春期的孩子就這樣互相幫了一次,之後他們或許會發現更多青春期的美妙之處吧。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It's me

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Author: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發文主
最近主萌東京吃貨&全職高手
開始上班人生之後發文嚴重減少注意

不嫌棄還請抬槓搭訕ww

Menu
New
Talk to me
Wellcome
PLURK
Serch
Links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