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糕【天京/京天】

「優一哥,這個草莓蛋糕請你吃。」
「謝謝你,天馬君。」
天馬將裝著草莓蛋糕的白色紙盒放在床頭櫃上,然後不好意思地說道:「不過今天的蛋糕可能有點糟。」


優一詫異看著他問道:「為什麼?不都是你那個小秋姐姐做的嗎?」
「唔,因為這次的蛋糕是我做的,小秋姐只是在旁邊指導而已。」
「原來如此,天馬君心意十足呢。」優一笑道。「之前你帶來的水果系列蛋糕我跟京介都很喜歡喔。下次你可以換別的口味試看看,也許是…巧克力?」
「再看看吧,那是小秋姐厲害,我還不知道我做的好不好吃……要是很難吃他一定會生氣。」天馬難為情地抓抓臉。
優一微笑,他知道這男孩很在意自己的弟弟,即使本人可能不清楚那是什麼感覺。
「讓天馬君這樣天天來看我,真不好意思。」
「別這樣說嘛,因為是好夥伴的哥哥啊!」
「是嗎。」優一的嘴角再次上揚。
兩人就這樣閒聊了幾分鐘,天馬才開口告辭。
「啊,他差不多要來了,我該走了。」天馬站起身背起書包。
「下次跟京介一起來吧。」
「呃,還是算了,那傢伙一定會『你多管別人閒事幹麻!』這樣回答我的…」天馬欲哭無淚。
「噗,你學的真像。」看著天馬把自己弟弟模仿得維妙維肖,優一咯咯笑著。「你快走吧,記得從後面的樓梯下去才不會遇到他。」
天馬點點頭表示明白後一溜煙就離開病房,過了莫約三分鐘,優一的房門再次被拉開。
「午安啊,哥。」
「午安京介,今天過得如何?」
「還可以。」簡單的寒暄後,京介拉開病床旁的椅子坐下,眼角一瞥發現擺在床頭櫃上的白色紙盒。「今天有人來過,是你那個老朋友嗎?」
「嗯,是他沒錯。」優一將紙盒放到自己腿上打開,當他看見內容物的時候不禁失笑──白色奶油擠得凹凸不平分佈不均,草莓也以慘烈的姿勢塞在上頭,甚至還有幾顆跌落至底部。
「喂,今天的蛋糕是發生什麼事了啊?」京介天生有些冷酷的臉蛋抽動了一下。
「我想是途中不小心撞到了。」
「撞到的話會有地方完全沒塗到奶油,而且草莓切得大小不一嗎!」京介激動大吼。
「我想起來了,他說他手受傷了所以做得不太好看,」優一摸著下巴,連忙轉移話題。「好了別管那麼多,我們吃蛋糕吧。」
京介一臉鄙視地別過頭道:「我可不想吃長這樣的蛋糕。」
優一像是沒聽見弟弟的抱怨,逕自把蛋糕對半切後放了一塊到盤子裡,再硬塞給京介。「吃吧。」
「我不要……」京介想推開但敵不過哥哥的強勢,他把自己心軟歸咎於不忍心讓哥哥傷心之上。
京介看哥哥切下一口送入口中,對口感投以疑問的眼神。
「你會喜歡的。」優一咀嚼著。「我想,這是你在意的味道。」
京介狐疑盯著明顯以拙劣手法製作而成的草莓蛋糕,不禁懷疑起自己哥哥的味蕾,他做好心理準備閉起呼吸塞入一口。
預料中的恐怖味道並未襲來,取而代之的是香濃滑順的奶油與酸甜草莓混合而成的口感,說實話,雖然其貌不揚,但非常……美味。
熟悉的味道,京介咬著叉子。
技巧雖然笨拙,卻展現出對眼前事物的濃厚情感,不知不覺手上的半塊蛋糕已一掃而空,而某人身影倏地閃過腦海。
「如何,還想吃嗎?」優一看著有些發愣的弟弟莞爾。
京介默默接過哥哥遞來剩下的蛋糕,不一會兒就吃得一乾二淨。
「哥,你這個老朋友每天都會來嗎?」
「我想是吧。」優一微笑。
「嗯。」京介站起身收拾使用過的餐具。「我去丟垃圾順便處理一些事情,晚點才會再過來。」
優一點點頭。
「那個…」已經踏出半步房門,京介突然回頭。「跟你朋友說,下次可以換巧克力試試。」
看著弟弟關上房門,優一掩嘴偷笑。

天馬君,看你的了。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It's me

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Author: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發文主
最近主萌東京吃貨&全職高手
開始上班人生之後發文嚴重減少注意

不嫌棄還請抬槓搭訕ww

Menu
New
Talk to me
Wellcome
PLURK
Serch
Links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