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天日兼自己生日賀文[京天/天京]事後的時間

祝我生日快樂~京天日快樂!!
十年後捏他注意^^


房間的空氣很乾淨,雖然被單有些零亂,還有一些衣物散落滿地,但不影響清爽早晨陽光從窗戶灑進來的明亮感。
一件被單裹著兩個大男人稍嫌小了點,藍髮男人感受到光線的刺激,緩緩睜開眼伸個懶腰,掙扎一會過後總算輕醒些,他記得昨天晚上兩人戰了至少五回合,不過詳細用過什麼姿勢、什麼道具說實話已經記不太起來,不過那都不重要,他只知道自己很愛他。
轉頭看向睡在枕旁的棕髮男人,伸手撥開劉海並在他額頭上輕啄一下,藍髮男人露出溫柔微笑。
「醒了嗎,天馬?」
天馬揉揉惺忪的眼睛,發現另一半早已清醒。「早安,京介。」
「要吃點什麼嗎?我去弄。」京介正要坐起身下床,卻發現手臂被扼住。
天馬搖搖頭,抱著愛人的手臂輕輕磨蹭,邊道:「沒關係,早餐晚點吃就好了,你再陪我一下好嗎?」
京介摸摸天馬柔軟地棕髮,在他鼻頭上又吻了一下:「好啊,那有什麼問題。」
兩人就這樣沉寂一陣子,不用言語,也能感受到對方情感。
突然,天馬悠悠地開口:「從我們認識那天開始算,好像十年了呢。」
「是啊。」京介盯著天花板上的吊燈,微笑著。
「那時候京介衝來雷門足球部看起來好可怕,還把我…」天馬笑道,但句子卻被京介伸手摀住嘴吧而打斷。
「那種事就別說了,」京介眉頭稍微皺起。「不過,我好像一直欠你一個道歉……」
「我早就不在意了啦,你知道我從來沒有討厭過你。」天馬用藍色大眼盯著京介。「而且我也曉得你早就在心裡說過不知道幾百遍的對不起。」
「你真的是…」京介嘆口氣。
「很了解你,對吧?」
京介無奈地笑笑,稍微撐起身體把頭埋進天馬肩窩,天馬則伸出雙手環抱愛人結實的背,兩人又這樣你儂我濃甜蜜了一會兒。
「天馬。」京介輕撫愛人胸膛,上面有著昨天自己留下的滿滿印記,天馬也欣賞著自己昨天在對方白皙的身上烙上的痕跡。
「嗯?」
「我們結婚吧。」
天馬微微瞠大眼,在意識到京介的說詞代表什麼意思之後,他感到自己雙頰不可控制地發燙。
「你是認真的嗎?」天馬不可置信。「我以為我們在一起這麼久,會先對這段關係感到厭倦的是你。」
「跟你在一起,每天都能發現不一樣的事情怎麼會厭倦呢?」京介說道,直視天馬眼睛。「我想跟你一直走下去。」
天馬紅了眼眶。
「從你一直爬起來,絕不服輸那刻開始,我就沒辦法把目光從你身上移開,幸好我有遇到你。」
「京介今天好老實。」天馬用手指擦去眼角淚水,發現對方眉頭又皺起不禁笑了起來。「我也是,其實那個時候就覺得京介像是背負什麼再踢球,沒想到居然是哥哥的關係,我真的好喜歡京介的堅強,可是……」
「可是什麼?」
「兩個男人怎麼結婚啊?」天馬突然問了和自己發言完全不相關的問題。
京介噗哧一笑:「去美國吧,我記得有一些州同性婚姻是合法的,據我所知紐約好像就是其中之一。」
「那就去紐約吧,」天馬嘻嘻笑,邊用手指玩著京介的圈狀鬢角。「我等不及看京介穿白紗的樣子了。」
「白紗你個頭,」京介露出鄙夷目光彈了一下天馬前額,天馬吃痛地摸摸額頭。「要穿你自己穿,我可不想讓在家裡掛的照片會讓人恥笑一輩子。」
「所以是穿西裝嗎…」天馬露出無辜眼神。
「不然咧?」
「京介好兇…」天馬喃喃抱怨,然後又展開笑容。「不過我喜歡。」
「你啊…」京介再次嘆口氣,緊緊抱住稍小他一節的天馬身軀。
天馬也用力回抱著,那個願意跟他共度一生的男人。

「京介,我愛你。」
「我也是。」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Re: No title

當然可以啊歡迎歡迎wwwww(?)
It's me

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Author: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發文主
最近主萌東京吃貨&全職高手
開始上班人生之後發文嚴重減少注意

不嫌棄還請抬槓搭訕ww

Menu
New
Talk to me
Wellcome
PLURK
Serch
Links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