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後時間[天京H]

變態(?)的天馬注意、R18注意、用字遣詞直白注意、微道具PLAY注意
OK的話以下本文ww


今天,雷門足球部像往常一樣放學後留下來練球,隊員們兩兩成一組練習傳球或必殺技,一向獨自練習的京介卻突然走向圓堂提出和天馬一組的要求。
「監督,我今天…想跟松風一組練球……」
「可以是可以,」圓堂盯著京介疑惑了一下。「不過劍城你怎麼了,臉看起來好紅。」
「沒、沒什麼,大概是剛剛跑完步吧。」京介連忙把臉別開就匆匆跑走。
「真是奇怪。」圓堂摸摸腦袋。「算了,身體沒不舒服就好。」


「啊,劍城你跟監督說了嗎?」天馬笑嘻嘻地向來人問道,腳下自顧自地踢著球。
「你這傢伙…到底想怎樣……」只見京介不只滿臉發紅,身體似乎還微微顫抖冒著汗。
天馬盤球經過京介身邊,輕輕在他耳邊低聲道:「吶,你不喜歡嗎?」
「也不是練習時間……唔!」正當京介想反駁什麼,天馬便朝他的跨下抓去,巧妙利用角度讓球場上任何人都以為兩人正在掙控球,此舉使京介不住悶哼一聲。
「還是京介比較喜歡強一點的?」天馬笑著將另一手放進口袋,像是轉動什麼按鈕。
「笨、笨蛋!」京介身子突然弓起,軟倒跪坐在地上,脹紅的臉眼神有些迷濛,哀怨抬頭望著罪魁禍首,垂涎掛在嘴角幾乎要滴落。「你…你要害我沒辦法練球嗎……?」
「不會啦,我知道劍城最厲害了,才這樣的震度一定可以繼續練的。」天馬伸手將發軟的京介拉起。「剩下的,社團練習結束後再繼˙續˙吧!」


社團練習結束之後,大家沖洗的沖洗,換衣服的換衣服,不一會兒社團成員就離開得差不多,轉眼間休息室只剩下天馬跟京介。
「走吧,換我們去沖一下了,」天馬輕推著有點恍神、不停打顫的京介往淋浴間方向走去。「為了你我今天還特地把信助先支開了喔。」
「明明…就是你自己想要……唔啊!」感受到體內震度再次增強,京介無法克制地抓著天馬衣領才沒有跌下去。「夠了快點解開啊…下面已經……」
天馬嘴角一揚,拉開比較大間浴室的門進去後反手鎖起,再把京介推到牆上,手掌隔著衣料沿著結實的胸肌往下撫摸直到褲頭處,可以明顯感受到京介從練習時間開始就已經勃起的性徵,天馬一把拉下京介的運動褲,堅硬輕輕晃著,上頭還用緞帶綁緊打著一個蝴蝶結。
京介輕抓住天馬的手,眼眶擒著淚輕輕開口求助:「快解開啊,讓我射,好痛苦……」
「可是京介看起來挺享受的耶。」天馬惡意地用手指摳著堅硬的前端。
「嗯啊啊啊!」京介倒抽一口氣又要軟坐在地上,可是被天馬的雙臂架住。
天馬從口袋掏出不知何時放在裡頭的繩子將京介雙手反綁在身後,並把上衣向上拉,然後讓京介跪趴在地上臀部翹高朝著自己,一手玩弄著脹紅的堅硬,另一手輕輕在肉穴門口周圍按摩,穴口看得見一條露在外面便於取出遠距遙控跳蛋的繩子。
「欸,京介,要解開也是可以啦,但是解開來的話,後面的東西就不幫你拿出來了喔。」
「別、別開玩笑了…嗯啊……」京介聽到天馬的發言差點沒暈倒,但掙扎的語句聽得出漸漸攀上身的情慾。
「快點決定啊,京介想要先射呢?還是先把跳蛋拿出來?」天馬換成雙手用力揉捏身下人兒的乳首,這讓京介發汗的身體不斷扭動、呻吟。
京介喘著氣,緊咬嘴唇,過了一會兒才妥協出聲道:「射…先讓我射……」
「好。」天馬笑道,他拉開綁在莖上的蝴蝶結,白濁色液體立刻噴出,沾滿自己的右手和京介的股間,京介無力趴在地上,扭動自己臀部想讓體內的震動來源排除可惜徒勞無功,只是讓剛發洩的性器官又再次挺立。
後庭的刺激壓迫到前列腺,從下腹傳來的酥麻簡直讓京介舒服地幾乎升天。
想要,更多。
想要,天馬的……

京介很清楚平常的自己總是很矜持,不管再誰面前,就算是自己的哥哥也不太能完全放開心胸,平時在愛人天馬面前也總是保持一點冷酷的形像;就只有這個時候,當全身情慾都被天馬挑起來的時候,他的世界就會一片翻雲覆雨,理智像是崩斷的線一去不回,想要對方給自己更多,讓對方好好把自己啃食一遍又一遍。
他願意給天馬自己所有,給這個曾經用言語和行動拉他一把的人。

「天馬……拜託…幫我……」京介回頭看著天馬。
「你自己用力弄出來嘛。」天馬用舌頭舔著感覺得到震動的穴口。「讓我欣賞一下京介努力的小穴等等就給你更多?」
「嗯啊…你這…混帳……」京介眼角含著淚罵歸罵,下半身還是照著天馬的命令忠實用力著。
天馬的角度可以很清楚看見括約肌一下開一下合,好不容易才吐出跳蛋前部分,上面沾了一些練習前為了塞入而抹上的潤滑液。
「加油啊,還有一節。」天馬快樂說道,一邊撫著京介光滑的背部。「要我幫你嗎?京介的小穴開開合合好漂亮。」
「那種事情…不要給我說出來!」京介羞恥地幾乎想鑽地洞。
天馬拉著跳蛋引線繞圈圈。「你不是很喜歡聽嗎,我的聲音,還有這樣羞辱的語句?」
「誰喜歡…嗯啊!」感受到東西從肉壁內被拉出,京介突然昂首驚呼。
天馬輕壓在京介背上,靠在他耳背後挑逗似的緩緩說道:「看在京介這麼努力的分上,還是幫你一下囉。」
口中呼出的熱氣讓京介快要融化,何況天馬還在說完話後用舌尖開始舔弄耳殼,一邊輕輕啃咬,京介全身都像著火似的開始發燙,敏感地呻吟聲輕盈悅耳。
「天馬…我要……」京介的眼神開始渙散,現在的他就像發情的母貓,等著身後的男人將自己一把貫穿。
「我也…想要京介……」天馬一手抓住京介臀部,另一手掏出不知道從何生出來的KY凝膠擠一些在穴口,冰涼的觸感讓京介抖了一下,然後他就感受到異物探入。
那是天馬的一根手指,進入的指節比想像中溫柔,輕輕搔刮著內壁,直到第三根手指進入京介才感到撐得有點難受,然後天馬才開始動手輕輕抽插。
「還好嗎京介,會不會不舒服?」
「嗯啊…唔…還…可以……」
這也是讓京介沉浸在天馬性愛中無法自拔的原因之一,就算前戲玩得再過火,但是天馬要進入前的每一次都會很溫柔,深怕弄傷自己最心愛的人。
「啊啊…那裡……」當天馬手指碰觸到體內某處時,京介的背突然彈起。
「這裡嗎?」天馬試探性地反覆按壓剛剛的地方,這讓京介不能自己開始扭動起來。「這是新的敏感點耶。」
「那邊…很舒服……」京介眼眶興奮的淚水沾濕了睫毛,不停喘氣。「天馬…可以了……求求你…進來…」
「剛好…我也忍不住了……」天馬把手指抽出,脫下自己的運動褲,一手握住分身抵在尚未完全閉合的穴口外,另一手掌扣著京介被反綁在背的臂彎。「京介,放輕鬆,我要進去了。」
京介輕點頭示意後,便感受到跟手指不同的異物想強行推入,穴口可以感受到天馬分身的灼燙,他曉得這傢伙忍的比自己還久,畢竟自己可是先射了一次。
「不要管我…直接……進來…」京介忍著後庭被強行撐大的痛楚向天馬說道。
「可是、可是這樣京介會受傷的!」天馬分身前端卡在肉穴中間。
京介大聲喊道:「混帳,剛剛不是還在那邊叫忍不住,現在在那邊婆婆媽媽的幹麻啦!」
「可是……」天馬擔心地看著回頭的京介。
京介把頭轉回前方瞪著牆壁,默默說道:「都做幾次了,不會有事的……而且…你忍了那麼久……」
天馬瞠大眼睛,原來京介也會顧慮自己的感受啊。
「對、對不起,那我進去了!」
然後,天馬將腰身向前用力一挺。
「嗯啊啊!」
果然還是不應該隨便答應讓他直接進來,突然被貫穿到底的痛楚讓京介幾乎昏厥,京介可以感受到穴口緊貼著天馬的身體。
天馬稍微彎下上身,雙手扶住京介兩側的腰開始慢慢動起來,幸好剛剛的痛楚在開始抽插後已經慢慢習慣,並轉化成一波波的快感襲上腦袋。
不得不說天馬真得很有天分,每一次的抽插總能觸碰到自己敏感點,全身都因此興奮地抖動著,京介舒服地呻吟,眼淚沿著臉頰向下滑落,不自主張開的嘴也流下唾液,淚水就這樣和著口水從下頷滴落。
倏地,充滿快感的抽插突然停止。
「天…馬…?」京介充滿情色的臉回頭望著天馬,不理解突然停下得原因,然後自己的嘴就被摀住。
「噓,有人。」
從淋浴間內聽見外頭休息室又有人進入。
「練完後再去跑幾圈感覺還不錯呢。」
「是啊,先沖個澡在離開吧。」
從聲音聽起來,進入的人是隊長神童跟霧野,練玩球後似乎去跑步了。
「這好像是天馬跟劍城的東西,他們還沒回去嗎?」神童疑惑道。
霧野四處張望,說道:「看起來好像是,可是人不知道在哪。」
「算了,我們進去洗吧。」

學長們好像越走越接近兩人所在的浴室,京介冷汗直流,要是被發現到底要怎麼解釋這一切,此時天馬突然伸手轉開自來水開關,水幕從頭上淋了下來,水滴落地的聲音引起兩位學長的注意。
「有人?是天馬嗎?」
「是啊。」天馬答道。
「我還想說你東西怎麼沒拿走呢,那劍城呢?」
「不知道耶,我們練完後他好像還沒回來。」
京介突然感受到在肉穴裡的堅硬又開始進出,天馬這傢伙居然跟兩位學長只隔著一道門抽送,怕被發現的緊張混著快感使心跳直線加速,因為興奮想叫卻又叫不出聲讓京介眼淚直流,抽插淫麋的黏液聲被水聲蓋過,但若要勉強分辨還是能聽出一些端倪。
「這樣啊,那我和霧野也先沖個澡喔。」
「等他回來你們記得鎖門啊。」霧野也說道。
過了一陣子,隔壁間也傳來了水聲,天馬這時才放開京介的嘴,但依然繼續抽動。
「快…快住手…你不怕被聽見嗎?」京介緊張地輕聲問道,頭上的水幕淋得兩人上衣都濕透。
「現在三間都有水聲,聽不清楚啦。」天馬解開綁住京介雙手的繩子,把身下的人翻成正面朝上。
「笨、笨蛋!我叫出聲你要怎麼辦!」京介遮住自己潮紅的臉緊張道。「萬一學長洗完聽見…唔嗯!」
京介還沒說完,天馬就把他的腿成M字打得大開挺入,受到刺激的京介連忙咬住自己的手臂才沒喊出聲。
「可是,人家忍不住了啊。」天馬把京介擋住臉的手移開,用無辜大眼看著他。
這時的京介對天馬眼神一點抵抗力也沒有,只好任天馬擺佈。「隨便你…被發現就說被你強暴……」
「噗。」天馬噗哧一笑,歡樂地剝掉兩人上衣丟在一旁,並將京介雙腿架在肩上繼續抽送。
微熱的水幕不斷淋下,蒸氣充滿整個淋浴間,朦朧的視線使曖昧不言而喻,被壓在下的京介除了享受下身快感還要想辦法不出聲,這著實讓他苦不堪言。
「京介很想叫出來吧?」天馬突然俯身在亰介耳邊輕聲問道。
京介羞紅著臉瞪著對方藍色大眼,此時可以聽到隔壁間沖澡的聲音已經陸續停止。
「等學長走了你就可以用力叫了喔。」
「你這傢伙……」京介隨著天馬的律動擺動著腰身,想辦法在僅剩一間的水聲隱藏自己存在。
此時學長們已經更衣完畢離開淋浴間,神童發現天馬所在還有水聲傳來。
「天馬你怎麼洗這麼久?你在玩水嗎,水聲聽起來有點怪……」
「啊,我想說沖乾淨一點,正在用毛巾搓。」
神童雖然覺得疑惑,但也沒多說什麼。「不要浪費水喔,學長們先離開了。」
「好──」
確定學長們完全離開休息室後,天馬才鬆口氣:「好險好險,差點就破功了。」
「你還敢說!」
「可是京介不是喜歡來刺激一點的嗎?」天馬歪著頭。
「差點就被發現誰喜歡…嗯啊啊!」更強力的抽刺又讓京介斷了言語。
「吶…京介…叫更多給我聽好不好?」
「哪有人…嗯嗯…這樣…要求的啊……嗚啊…」嘴巴雖然這麼說,但已經被慾火燒昏頭的京介只是更賣力的喊出聲,像是把剛剛無法脫出口的呻吟一次發洩乾淨。「天馬…嗯啊……我想要…更多…天馬…嗯啊!天馬!」
京介高昂呻吟像是催情春藥,讓天馬最後的理智消失一乾二淨,他讓京介將腿還在自己腰上,然後俯身啃吻白皙頸際,留下數不清的深紅烙印,胸口好似雪地上盛開殷紅玫瑰美麗而顯眼。
伸出雙手環繞天馬後腦,京介吻上愛人的唇,他感受對方熾熱的唇瓣,然後雙舌交纏、難分難捨,兩人都像是要獲得最多的對方直到最深之處。
「啊啊…天馬…我、我快要……嗯啊…」京介騰出一隻手套弄自己分身。
「京介…我也……啊啊!」
白濁在京介身子緊縮一下後,噴灑在兩人胸腹之上,天馬繼續抽動了幾下,稍作停頓後才慢慢退出京介的身體,一樣白濁的液體就這樣從尚未完全閉合的穴孔流出。
「京介的身體裡面好舒服喔。」天馬輕輕抱起癱軟在地上的京介磨蹭臉頰。
「忘記叫你射在外面就給我得寸進尺……」京介皺著眉頭伸手往後庭摸去,發現沾得滿手黏糊液體。
「欸黑黑…」天馬傻笑摸摸頭。「抱歉啦,一時忘我…哈哈。」
「還有今天居然給我玩這麼大,等著瞧吧你。」京介一把推開天馬,撐起沒什麼力氣的身子隨便沖一沖後,抓起溼掉的運動衣褲就往浴室外走去。「這個月別想碰我了!」
「啊,別這樣啦京介,對不起!」天馬連忙追出門外。
「你自己看著辦!」京介穿回乾淨的私衣,頭也不回只喊了一句話就用力關上門走了。
「京介……」天馬光著身體哀愁瞪著京介離開的方向。


隔天早上,足球部的練習活動依然繼續進行,圓堂發現今天京介又開始獨自一人練習。
「怎麼了,劍城你今天不跟天馬一起嗎?」圓堂走向球場邊。
「誰都好,這個月就是不要讓我跟他一組。」京介默默說道。
「真是的,你們吵架了嗎……」圓堂突然注視京介立領的頸口。「你的脖子怎麼了?」
京介身體一震,連忙遮住脖子轉身跑掉。「這是蚊子咬啦,監督你讓我自己練習吧。」
「真是奇怪,」圓堂摸摸腦袋。「算了,還是搞不懂劍城這小子。」

之後天馬再次觸碰到京介,真的是一個月之後的事情,至於天馬是不是又想出什麼新花招也只有他們兩人才曉得了。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Re: No title

謝謝通知,確定為盜文
太感激了纓纓謝謝你www

No title

哪裡:))

No title

哇好H喔

Re: No title

H什麼的超害羞的(艸)

No title

哇!超讚!!(臉紅)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It's me

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Author: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發文主
最近主萌東京吃貨&全職高手
開始上班人生之後發文嚴重減少注意

不嫌棄還請抬槓搭訕ww

Menu
New
Talk to me
Wellcome
PLURK
Serch
Links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