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天京]

「劍城你喝太多了啦!」棕髮的男孩搖晃著腦袋,輕輕拉扯身旁的友人,另一手還抓著裝有一半微醺液體的玻璃杯。
「明明一半以上都是你喝的。」被稱作劍城的藍髮男孩將自己杯中剩餘的液體一飲而盡。「倒是你,這樣把酒拿出來喝掉不怕被罵嗎,天馬?」
桌上擺著幾乎見底的酒瓶,那是天馬某天發現小秋珍藏許久的波爾多紅酒,據說是她的美國朋友在機場免稅店買回來送她的。
「偷開一瓶才不會被發現。」天馬微笑道。「多虧小秋姊姊今天晚上有事出去才可以帶你來偷喝。」
酸澀的丹寧和黑醋栗的香味使兩人更不易察覺到酒精的存在,不知不覺間微熱已從喉嚨悄悄攀上雙頰與腦袋,呼出的氣息都帶著果實的芬芳。
一點心悸,一點暈眩。
劍城輕輕瞇著眼睛,紅暈在蒼白的雙頰皮膚上更為明顯,不慣於酒精的他眼前稍微有些疊影,世界在腦中打轉的感覺甚是微妙,他將剩下的深紅色液體倒進酒杯啜了一口,才緩緩開口道:「我以為你會找西園來陪你。」
天馬眨眨大眼,倏地將臉湊到劍城面前,著實讓劍城嚇了一跳,就這樣隔著幾公分不到的距離天馬輕聲對他說道:「信助嗎?那不一樣喔。」
劍城幾乎感覺得到天馬吐在自己臉上的熱氣,帶著少許酒香。
「那傢伙比較特別的意思嗎?」不知道為什麼,劍城對這個回答感到惱怒。
「信助嘛…是好朋友。」天馬伸手環住劍城的脖子,額頭貼在對方的額上,傳來的是對方因為酒精升高的體溫。「京介嘛……」棕髮的俏皮男孩故意吊著胃口含糊其詞。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關係,劍城聽見那個男孩說出自己名字時總覺得暗暗竊喜,但尚未出口的答案又讓他氣憤。
「你到底要不要說啊?」劍城嘖了一聲想推開眼前的身影,但那雙看似瘦小的手臂卻比想像中有力許多。
「京介是更特別的人喔。」天馬咧嘴一笑。
「你在亂七八糟說些什麼啊!」弧型鬢角的男孩像是受到驚嚇的貓立刻彈起來,說不定自己就是期待這樣的回答,但如此坦率的發言還是讓劍城吃了一驚,原本就泛紅的臉頰更加滾燙。
「是京介自己要我說的呢,你生氣了嗎?」天馬稍微鬆開劍城,讓兩人臉部的距離稍微拉遠好讓自己能看清楚劍城的全臉。
「誰跟你說我生氣了?」藍髮男孩連忙撇過臉。
「不用說的我也可以回答你喔。」男孩像是沒聽到對方的反駁,自顧自地繼續講下去。「像這樣……」
天馬突然俯身向前,將自己的唇貼在劍城的唇瓣上。
被親吻的瞬間,劍城瞠大了眼睛,天馬的嘴唇好像比想像中再軟一點,再溫熱一點,身體好像從雙唇點火開始燒起來,

不過,他並不討厭。

「怎麼樣,還要更多的答案嗎?」天馬放開劍城嘻嘻笑著。
「夠了……」劍城摀著還殘留著餘溫的雙唇,心臟跳動的很厲害。「你喝醉了。」
「偶爾一次有什麼關係嘛。」
「哼。」
  
微醺的氣息填滿室內,兩人的關係似乎也隨著體溫慢慢起了化學變化,說不定就如天馬說的,偶爾這麼一次也不賴嘛。
  
fin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It's me

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Author: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發文主
最近主萌東京吃貨&全職高手
開始上班人生之後發文嚴重減少注意

不嫌棄還請抬槓搭訕ww

Menu
New
Talk to me
Wellcome
PLURK
Serch
Links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