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與真實之劍[天京天]˙第一章˙那一天我們注定要相見

「唔啊!為了練劍又忘記要送公文了啦!」天馬匆匆忙忙從皇宮飛奔出來,嘴巴咬著要交給雷門近郊瞭望塔的文件,雙手一邊扣著因為練習怕汗溼而脫掉的上衣。「這次候選人評比該不會又因為遲送公文吊車尾了吧。」天馬無奈地想道。
自從十年前莫名其妙被推上王儲候選人之後,他就跟所有貴族候選人一樣必須加入一位服務於宮廷的大人物手下做事,而身為平民的他更備受注目,幾乎所有行動都像被人拿著放大鏡檢視,因此天馬一直努力不懈地練習劍法,只怕丟了當初薦舉他進來的大魔導師豪炎寺的臉,以及負責教導他,目前已經晉升為總騎士團團長圓堂守的臉。
不斷練習的結果讓天馬的確以快速且精確的劍術自豪,但候選人評比卻仍然只有中下成績就是因為他常常練劍練到忘記執行上頭交代的公務,負責給予成績的榮譽騎士團長久遠道也也對天馬感到萬般無奈,明明劍術就不錯,卻因為不三不四的原因讓一些貴族對他有微詞。雖然這不是天馬預期的結果,但劍術練習對他來說吸引力還是比較大,畢竟他必須達到那些從小練習使劍貴族們的標準甚至是超越他們。
「剩二十分鐘,全力跑過去的話應該可以準時抵達。」天馬掏出懷表瞄一眼時間,雙腳仍不停奔走,騎士服的長擺在身後隨風飄動。
好不容易穿越人擠人的大街,天馬終於來到城門外,此時卻吹起大風。
「嗚啊!」
因為跑太快的關係,原本要換手拿的公文就這樣被襲來的強風吹上了天空然後高掛在路樹枝頭上,正當天馬還在因不知如何是好而發愣時,一道身影從他面前閃過。
稍高一些的男子身影輕鬆躍了幾下就跳到公文所在的主幹旁,快速伸手抓住公文後一個後空翻便落回地面上,那身影的深藍色馬尾還在空中飄晃著,背後背著的大劍格外醒目。身影站起身,單手將公文遞到天馬面前沒有說話。
還在狀況外的天馬默默接過公文,呆呆注視著眼前的人。「謝、謝謝。」那人皮膚比起一般男生還要白皙,甚至比女生更加透亮,金黃的雙瞳似乎可以看穿一切,微卷的深藍色頭髮向上紮成馬尾,瀏海在額上隨風飄動,圈圈狀的鬢角掛在耳前。
身影見天馬拿走了公文,便逕自轉身朝城裡方向走去。
「等、等等,還沒問你的名字呢!」天馬連忙叫住走掉的身影。
「只是隨手幫忙,沒必要告訴你名字吧?」遠方的身影回過頭,面露不耐地道。
「我媽說過,受人之恩就是要知道對方名字然後加以回報啊!」天馬朝著身影跑了幾步,抓住對方垂掛在身後的深紫色長圍巾。
「我不需要你的報答。」對方板著臉孔。
「不過就名字嘛…」天馬放下手,垂下眼簾,看起來像受傷的小動物。
金黃色的雙眼微微閃動看著矮他一些的身影,接著又撇過頭繼續朝城裡走去。
「劍城…京介。」
天馬驚訝地抬起頭望向已經走遠的身影,他知道剛才輕輕響起的低沉嗓音並不是錯覺。
「原來叫劍城京介是嗎……真是特別的傢伙。」天馬若有所思想道。

當天馬發現離公文送到的時間只剩不到一半時已經是幾分鐘後的事。
「慘了啦!這下真的要晚了!」
終於回神的天馬踏著更快的步伐沿著城外小路朝瞭望塔飛奔而去,無奈天馬今天不知道是跟誰犯沖,眼見目的地就在前方的時候居然遇到惡魔襲擊瞭望塔出巡小隊,這下非得解決惡魔才能進到塔內了。
「啊,帶隊的不正是神童隊長嗎?」天馬看著指揮小隊,留著灰色微長自然捲頭髮的男子默默道。
神童拓人,稻妻大公國神童家族的少爺,從小就充滿才氣的他除了是王儲候選人,據說在音樂方面也有不錯的造詣,而且不像一般貴族充滿傲氣,說話十分得體也很善解人意,一直是候選人評比第一名。天馬之所以對神童有很深的印象,是因為他也是分配到圓堂手下的候選人之一,而且神童不像一般貴族對於平民有所偏見,實際上兩人關係一直還不錯,直到神童最近被圓堂指派為其中一個小隊的小隊長到處出任務,兩人交集才比較少。
「神童隊長,我也來幫忙吧。」天馬移動到正在指揮的神童身旁。
「天馬?」神童對於天馬的出現喜出望外。「好久不見了,雖然想跟你敘敘舊,不過還是先解決眼前的麻煩吧。」
「這是當然的。」天馬笑道。「對了,這個黑的跟炭差不多、瘦瘦高高跟竹竿一樣的人型是惡魔?」
神童點點頭:「嗯,應該是拉桀爾的手下。」
「又是第五帝國嗎?」天馬臉色凝重。
「恐怕拖不了關係,聽說第五帝國占領索德王國東部土地建國後,就一直供奉惡魔之王拉桀爾,結果讓惡魔在整個閃電大陸上亂竄,最近還有越來越嚴重的趨勢。」神童輕輕咬牙。
「這第五帝國到底是什麼來頭啊……搞得這樣民不聊生實在不能原諒。」天馬緊握雙拳。
「是啊,」神童邊回話邊指揮隊員作出最有效的攻擊。「先把這傢伙解決掉再聊吧,這惡魔的速度很快,我的小隊員跟不太上,可能要麻煩你主攻了。」
「沒問題,交給我。」
天馬抽出掛在腰上的配劍,看準惡魔空檔後便提劍衝上前突刺,在惡魔尚未反應過來時天馬已經刺出第二劍,從沒被人類這樣玩弄的惡魔大聲尖叫,終於發現能夠傷及它的人類是哪個,於是開始對天馬展開鋪天蓋地的攻勢。
「這不是那個平民候選人?」
「對啊,怎麼會在這裡,閒晃嗎?」
神童聽到隊員們不屑的微詞嘖了一聲,「你們別管那麼多,先解決眼前的惡魔,配合天馬的攻擊牽制它,快!」
隊員們抱怨歸抱怨,但還是照著自家隊長的命令行動。
惡魔對天馬的還擊越來越凌厲,甚至從身上放出黑色尖刺輔助攻擊,不過都被天馬迅速的揮劍動作擋住,神童的小隊員也發揮出應有的實力,雖然不能對惡魔造成實際傷害,但卻能有效牽制惡魔速度讓天馬的優勢更突顯出來,天馬終於瞄準惡魔一瞬間的漏洞送上最終攻擊。
「風行之舞!」帶著風屬性的劍法朝惡魔空隙刺入,惡魔發出淒厲的哀號,儼然已經受到致命攻擊,接著深黑的身體就慢慢變成黑煙消失。
「好欸!贏了!」
「太好了,解決惡魔了!」
神童看著小隊員鬆了一口氣,自己也跟著微笑,然後朝著大功臣走去。「謝了天馬,沒有你會纏鬥更久。」
天馬拭著汗,笑嘻嘻答道:「還好啦,應該的,不過這惡魔跟以往的好像不太一樣,速度真的很快,而且…」
神童神色突然一變,大聲喊道:「小心!天馬!」
「诶?」天馬一回頭已經來不及反應。
只見剛剛正在消失的黑煙突然變濃,朝天馬身上襲捲而去,黑煙變成一絲絲往他雙手皮膚內鑽入,痛得天馬直接倒在地上抱住手臂吼叫。
「嗚啊──!」
「你還好嗎?」神童連忙上前蹲下觀察天馬的情況,發現天馬雙手變成漆黑的炭色,而且全身不停發抖,神童直覺情況可能不妙。「天馬,你還能走嗎?我想我們要快點回皇宮處理你手上的傷。」
「嗯……勉勉強強。」天馬深吸一口氣,讓神童慢慢扶自己坐起才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漆黑的雙手有種腫脹疼痛的感覺。「啊,可是我還有公文……」
「你還管什麼公文不公文,瞭望塔那邊我派人去說,你手這樣非盡快處理不可,惡魔的傷都是詛咒,那可是會要命的!」神童對著眼前傷患吼道,然後回頭對隊員們下命令。「你們先回瞭望塔跟長官說明一下情況,順便幫天馬把公文拿過去。」
「是。」
「好了,我們回皇宮吧。」神童道。
「謝謝你,神童隊長。」



「神童的判斷是正確的,再晚個幾分鐘送來,你不僅雙手不保,甚至還有生命危險。」穿著白袍的醫療魔導士吹雪士郎試著小心不觸及天馬的皮膚脫掉上衣,發現他的雙手不僅發黑,而且黑色已經快蔓延至腋下。
天馬自己也嚇出一身冷汗。
「所以他沒事吧,還有救嗎?」提問者是聞訊趕來魔法醫務室的總騎士長圓堂,跟神童一起站在吹雪前方關注自己屬下情況。
「當然,這不算太嚴重的惡魔傷。」吹雪露出可愛的笑容,一邊用手沾著聖水在天馬胸口跟肩上畫咒文,然後喃喃念著禱詞。
聖水畫上的咒文發出強烈光茫緩緩消失在天馬體內,接著天馬雙手上的黑色範圍開始逐漸縮小,變成黑色圖騰留在手臂上。
「這樣就好了。」吹雪鬆了口氣。「這些圖騰是傷的本體,只要在兩個月內不用魔法、不動武,圖騰就會慢慢消失,消失以後就沒事了。」
「動了武會怎麼樣?」天馬疑惑地問道。
「圖騰可能會開始擴散,要是一直過分使用你雙手或驅動魔法的話,可能永遠都好不了,不過我想你要動武也不容易,只要圖騰在手上,做揮劍等太大的動作或讓魔力流轉就會劇痛。」
「唔,這樣不就不能練劍了?」天馬一臉哀怨。
「吹雪,真的沒別的辦法嗎?」圓堂凝重地看著醫療魔導士。
吹雪低下頭默默說道:「對不起,我盡力了,要是豪炎寺還在的話,或許一下就能解決,畢竟他的魔法造詣還是全稻妻最高。」
一提到豪炎寺圓堂臉色就沉了下去,身為自己的專屬魔導師,豪炎寺在十年前天馬成為王儲後選人後沒幾個月就從皇宮消失了,就像人間蒸發般,好像世上從沒存在過這個人,即使圓堂透過各種管道尋找也沒有任何下落。
「沒、沒關係的啦,反正我的傷能好就行了,」天馬見氣氛不對,連忙打圓場。「頂多就是這兩個月都接一些不需要打鬥的任務就好,對吧隊長?」
神童也跟著點點頭:「對、對啊,天馬還是可以出小任務的。」
圓堂輕輕嘆口氣:「真拿你沒辦法,你們兩個先出去吧,我和吹雪還有話要說,晚點再想你現在能做的任務。」
「那團長我們先告辭了。」天馬下床後跟神童一起彎腰告退。
木門帶上後,神童因為很久沒回雷門城,說要回家族一趟傍晚才回來,因此先和天馬暫別,目前暫時沒事又無法練劍的天馬只好在皇宮到處亂晃,經過花園的時候突然聽見一群女僕吵吵鬧鬧在談論些什麼。
「妳聽說了嗎?剛剛好像抓到一個第五帝國派來的人耶。」
「真的假的?我們皇宮守備不是很嚴嗎,他還進得來?」
「聽說那傢伙很厲害,久遠榮譽團長跟他纏鬥一陣子,靠著一群人才制服他,幸好都沒有傷亡。」
「這麼厲害,所以他被抓了嗎?」
「對呀,現在應該在拷問室刑求。」
「不知道第五帝國到底想幹嘛,真可怕。」
「就是說啊,居然派人偷偷摸摸來皇宮,萬一是來刺殺不就糟了。」
「搞不好想跟占領索德王國領土一樣占領我們。」
「好恐怖喔,別說了。」
第五帝國居然派人來探聽情報?天馬不可思議地想著,其實他們國家也沒什麼大秘密,第五帝國的目的到底是什麼,而且派出可以躲過所有守衛的刺客,抓到他卻沒有傷亡,這又是什麼情況?
天馬很好奇,第五帝國到底派來怎麼樣的人,想著想著已經不知不覺移動到刑求室附近。
「來都來了,去關心一下好了。」
因為是皇儲候選人的關係,天馬沒受到什麼阻攔就進入刑求室,這裡室內空間有些灰暗,只有搖曳的火把作為照明,狹窄走道兩側的每個小門內是各式各樣的刑求空間,透過門上的窺視窗可以看見房間內的刑具,有房間的血跡甚至清洗不掉,繼續往前走著,他終於聽見遠處其中一間傳來不絕於耳的鞭笞聲響,連忙快步向前。
「松風先生,你怎麼來了?」王儲候選人雖然在各個不同領域領導者手下做事,但實際地位還是比一般守衛騎士高,因此守在鞭刑室外的侍衛還是很有禮貌的問候天馬。
「我聽說第五帝國派刺客過來已經抓到了,想來看看情況。」
「是的,目前是久遠榮譽團長在主持審問,可是關於第五部門的情報還是不明。」
「我能進去看看嗎?」
「當然可以,裡面已經有一些其他候選人在了。」守衛輕輕推開門。「請。」
天馬踏入刑求室稍微分開圍觀的候選人,一些被往旁邊推的貴族不禁瞪視他,但也沒有特意刁難,只是繼續向前觀望,天馬終於撥出一個空隙可以清楚看到前方情況,只見久遠站在一旁問著問題,一個侍衛負責用沾濕的粗糙麻繩鞭鞭打被拷問者。天馬先看見刺客雙手雙腳張開被銬在牆壁上,胸前已是一片血紅的鞭痕,接著發現隨著鞭打晃動的臉孔有點眼熟,屬於那人原本銳利的金色眼瞳已經有些渙散,一些深藍色的髮絲跟著血與汗貼到了臉上,沒什麼顏色的皮膚變得更加蒼白使傷口看起來煞是明顯。
是劍城……?天馬倒抽一口氣,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傢伙絕對不是壞人,如果他真的是跟著第五帝國供奉拉桀爾的壞人,就算只是舉手之勞也不可能會幫助他,可是…為什麼他會出現在皇宮裡呢?
「沒什麼…好告訴你的……我就真的…只是奉聖帝之命前來而已。」
「你們聖帝怎麼可能沒告訴你來到皇宮以後要做什麼,是要殺誰,還是要拿什麼東西走,探聽什麼情報?」
「他就只有…叫我來皇宮……就這樣…」劍城吃痛地說著。
「繼續打,打到他說為止。」久遠雙手抱胸道。
「嗚……」
天馬看著受鞭打之苦的劍城,胸口有說不出的難受,因為知道他來皇宮其實沒什麼惡意不然他早就殺人逃跑了,但劍城來自第五帝國這種邪惡帝國又是不爭的事實。
即使他來自第五帝國,不知道為什麼,天馬就是相信他。
「榮譽團長大人,請不要再打他了!」天馬清澈乾淨的聲音在刑求室內顯得非常清楚。
「你是……松風?」久遠瞇著眼看向出聲者。
其他圍觀候選人也一陣騷動,被銬在牆上的人微微瞠大雙眼盯著今天巧遇到的臉孔。
「我相信他講的都是真話,他真的只是奉他們什麼聖帝的鬼命令來皇宮裡亂晃而已。」
「這種狗屁理由你要怎麼說服我相信?」
天馬咬咬嘴唇道:「我們明明不認識,可是這傢伙今天卻幫過我,會對路人出手相助的的人怎麼可能是壞人?」
久遠不屑道:「你也太天真了,他說不定是為了討好你這個候選人才幫你的。」
「就說了我們不認識啊,他連我是什麼人都不知道,不然他幫了我之後怎麼可能對我出言不遜?」天馬急忙解釋。
「出言不遜?」久遠眉毛一抬。
「我問他是誰,結果他跩了老半天還說什麼干你屁事不需要你報答之類的。」天馬嘟著嘴說。
久遠嘆口氣道:「好吧,今天就算他來這沒什麼惡意,但他依然是第五帝國的人,如果他的情報價值就只有這樣,那就只能處理掉他了。」
「什麼?等等!」天馬緊張地大聲道。
「松風,我的耐心有限,如果你是來說服我不要再浪費力氣對他拷問,那們很好你的目的達成了,你這樣一直維護他,我只會覺得…你是不是被第五帝國收買,然後開始崇拜惡魔?」
圍觀的候選人又開始一陣騷動,不外乎聽見被惡魔誘惑之類的語句。
「那是不可能的,」天馬捲起雙手的袖子,黑色不吉利的圖騰讓四周瞬間靜默。「我今天才因為殺了惡魔被惡魔詛咒差點丟了小命,怎麼可能去崇拜拉桀爾那種東西!」
久遠看著黑色圖騰沒有講話。
天馬深吸一口氣,緩緩情緒繼續說:「我剛好因為這個詛咒有一段時間不能自保,久遠榮譽團長,如果你要處理掉他的話,不如把他給我吧,你們不放心的話用奴隸枷鎖咒也沒關係。」
奴隸枷鎖咒,一個單方面的強制性咒語,屬於被國家核可魔導士才能使用的禁咒,可以讓一個人變成另一個人的奴隸,被此咒控制的奴隸不能為抗主人任何命令,如果不從命令,全身會發生咒術性劇痛,據說那種疼痛會讓奴隸生不如死,不過如此強力的咒語施展一定需要複雜的魔法陣以及符文,而且必須是第三者施展,也因為如此才能限制所有人任意使用,而貴族們常用這個咒語製造絕對服從自己的死侍。
「如果之後因為他發生有關第五帝國不好的事件,你要負起全責。」
天馬終於鬆口氣微笑著:「那是一定的,榮譽團長大人。」
「來人,去找魔導士上咒。」久遠面無表情轉頭下達命令。
滿身是傷的劍城只是木然望著天馬,看不出情緒,天馬則對他微笑著。



「久遠大人,您怎麼會答應他這麼荒堂的事情。」圓堂皺著眉頭不能理解以前長官的想法。
「老了吧,居然被他的眼神說動了。」久遠搖搖頭,他一直有種直覺,就是這男孩的所有決定都會影響世界運轉的齒輪。
圓堂扶著額,不知道該說什麼。「這樣下去,天馬那傢伙的候選人位置會被人閒話的…」
「這我曉得,我有想到方法解決,但是要你配合。我想請上頭直接調你去接管席巴。」
「席巴?那裡原本不是風丸在管的嗎,讓天馬直接去他下面出討伐第五帝國的任務也可以吧?」圓堂不解地問道。
「我還是比較放心讓我們幾個知道松風情況的人看著他。」久遠沉思道。「畢竟豪炎寺的耳提面命很令人在意。」
「不要讓松風離開皇宮…嗎?」圓堂神色黯淡。
「可是就現在的情況讓他繼續留在宮裡實在是不可能的事,」久遠嘆口氣。「所以你還是南下去席巴吧,而且我記得你跟潘葛溫帝國領導者似乎有些交情,基於聯合對抗第五帝國,我會更容易說服上面的人讓你明正言順接管那裡。」
圓堂擦掉冷汗。「看來您是鐵了心要讓我下去吧?」
「不然也沒別的辦法了,」久遠從坐位上站起身。「你先去收拾行囊,跟上面那群老頭交涉我有九成把握會成功。」
「那就沒辦法啦。」圓堂無奈笑道。



「你聽說了嗎,前幾天那個第五帝國的刺客變成候選人松風的死侍了耶。」
「我知道啊,我可以理解候選人找死侍的心情啦,但為什麼要冒著被誤會的風險選他?」
「誰知道,啊,快閉嘴,他來了。」
自從三天前救了劍城一命之後,皇宮裡到處都聽到有人談論這件事,連神童都來問他一樣的問題,他只好用他相信他不是壞人這等理由搪塞過去,雖然此話不假,但相信的人又有幾個呢?
「啊,我的耳根子什麼時候才能清靜啊?」天馬無奈地想,然後推開自己的房門走進去。「劍城,傷口好一點了嗎?」
比起被鞭刑完剛被抬回來那天劍城的氣色已經好上一大半,當天晚上劍城甚至因為傷口發炎而發燒,現在他身上正披著寬鬆的大衣坐在天馬床上,軀幹上仍纏著繃帶。
「幹麻讓人落口舌只為了救我,你有病嗎?」劍城嘖了一聲。
「就是相信你不是壞人嘛,要是你真的被打死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我沒辦法接受自己的善惡量尺因為這種事失衡。」天馬蹲在劍城身前小心翼翼拆開繃帶檢視傷口。「太好了,看起來好多了!」
天馬輕輕哼著小曲,細心地幫劍城換藥,而劍城只是默默注視著他,任他在自己身上塗抹藥膏,重新纏起新的繃帶。
「大功告成!」天馬將繃帶打上平結,拍拍衣服站起身。
「那個……你自己的傷呢?」劍城將視線轉向窗外。
「我?」天馬抓抓頭,一副不解的樣子,然後才恍然大悟看向雙手。「噢,你說這個啊,沒大礙啦,頂多就這兩個月不能用劍而已。」
劍城哼了一聲:「是啊,反正現在有個死侍保護你,不能用劍也沒什麼差。」
聽完劍城諷刺的語句,天馬動怒道:「要不是怕對上頭不能交代,我原本打算帶你出雷門城之後就解除枷鎖耶!」天馬的睫毛輕輕顫動。「而且,你本來就是自由之身,沒道理因為這樣就被我鎖在身邊。」
天馬手上緊緊握著掛在胸前的墜飾,那是枷鎖咒的本體,除了自己沒有人沒有任何方法可以破壞它,他只要稍微用力一捏,墜飾就會破碎,枷鎖咒也會隨之解除。
「說的比唱的好聽……」劍城小聲的咕噥天馬選擇裝作沒聽到,因為他發現劍城的表情比剛才柔和許多。
正當兩人話題結束時,房外響起幾聲敲門聲。
「松風先生,久遠榮譽團長請你和你的死侍去辦公室找他。」
「我知道了,馬上就過去。」
門外腳步走遠後,天馬從房間角落翻出一大包東西交給劍城。
「這是……?」
「你的衣服跟劍,我向久遠榮譽團長要回來的。」天馬看著愣住的劍城笑道。「總不能讓你只披一件大衣跟著我走來走去吧。」
「謝了。」劍城有些不好意思。
「等你換好我們就走吧。」


天馬敲敲久遠的辦公室表明身分,得到應許後便推開門,劍城也跟著天馬踏進室內,只見榮譽團長坐在他的書桌前低頭處理文件,直到兩人站定位才抬頭看他們。
「松風,你應該為你的選擇做好準備了吧。」
天馬吞了口口水,點點頭。
「雖然我勉強相信你的話讓這傢伙以死侍的身分跟在你身邊,但不代表宮中其他人就能理解你的好壞人判斷標準,何況他可是第五帝國的人。」久遠頓了頓繼續說道。「尤其是那些貴族候選人,都想趁這個機會把你踢出候選人名單。」
「這我知道……」
「但我相信豪炎寺當初大力薦舉你成為候選人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我一直都想盡辦法讓你留在名單內你知道嗎,」久遠用手指輕敲木桌。「不過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前天居然會答應你的無理請求,讓你候選人地位面臨到目前最大危機,外面有非常多人在謠傳你跟第五帝國有串通,所以你現在能做的事,就是證明清白讓那些路人閉嘴。」
天馬一直都曉得很多人都對他的平民身分有微詞,但他沒料到救了劍城居然會影響他在皇宮的信譽。
「榮譽團長大人,您這麼說一定是想到方法了吧?」
「當然,不然我叫你來做什麼。」久遠直視天馬。「這幾天我就會以加入對抗地五帝國前線為由對外放出消息,讓你去稻妻大公國南端都市─席巴跟著圓堂軍隊出任務,席巴為我國守備重鎮,是至今對抗第五帝國的主要集中地,到了那邊以後,你就只能靠自己的能力證明自己。」
「團長已經去席巴了嗎?」天馬面露驚訝。
「是的,前天晚上就離開雷門了。」久遠把視線移到天馬身後的劍城身上。「過幾天等這傢伙的傷好得差不多你們就準備出發吧。」
「是。」天馬彎腰致意,劍城也跟著微微彎腰,然後天馬先轉身出門了。
正當劍城也要踏出辦公室之際,他身後又響起久遠的聲音:「你,叫劍城京介?」
「嗯。」金色的眼眸回頭看著久遠。
「他的安危交給你了。」
劍城沒有回話,只是用肯定的眼神看他一眼,就跟著天馬離開辦公室。

「總覺得這世界好像要吹起不一樣的風似的。」久遠繼續低頭沉思。



「劍城,我們出發吧!」
離劍城受傷過後一個禮拜,在天馬細心照料下胸口已經只剩些無傷大雅的小傷痕,甚至連繃帶都不用纏了,因此天馬決定今天就動身前往席巴省的夜長夢多。
劍城默默整理自己的裝束,最後背起自己的大劍站起身。
「吶,我跟你做個約定。」
「啊?」劍城面露不耐煩。
天馬抓起劍城的手,直視金色雙目道:「等到第五帝國的事件結束,我一定還你自由之身,我會在你面前親手把咒語捏碎。」
「切,真是夠了。」劍城幾乎無法直視天馬真切熱誠的目光,連忙撇開頭,但在蒼白臉頰上的緋紅卻說明了一切。「再說吧,什麼時候會解決也不知道。」
「我一定會解決給你看,你等我吧!」
明明這傢伙說的話毫無根據,但是總有著讓人信服的力量,或許,跟著這樣的人一直旅行下去也不錯,劍城如此想著。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太棒啦

你的文章的好好看喲
天京文已經全部看完了,你是我的偶像呀!
文筆超超超超超棒的啦
好期待你放新文章的日子
你賣的書已經不能買了是ㄇ?

Re: 太棒啦

> 你的文章的好好看喲
> 天京文已經全部看完了,你是我的偶像呀!
> 文筆超超超超超棒的啦
> 好期待你放新文章的日子
> 你賣的書已經不能買了是ㄇ?


不~不是~
是本子會延期到CWT30才出www
最近都在打本子的稿,更新速度會比較慢請見諒>///<
謝謝誇獎>//< 我的文筆還有待努力啦
請期待本子喔ww跟在網路上看會有不一樣的感受˙w˙

No title

所以書裡面的內容會放到網站上嗎?
對了!請問一下你除了這個部落格還有別的ㄇ?
如果沒有的話有人盜文嘞!!
我不知道是不是你的
http://blog.xuite.net/x155255/H/53799201
這是網址你去看看巴

Re: No title

網站裡天京文都會收進去:-)
另外還有一半是沒放到網站上的短篇喔ww

那篇確實為盜文,已經有在處理
謝謝你的提醒>w<

No title

好啦!我承認常不時上來看看潛水....

好棒的感覺喔!!!有點像水晶的奧德賽,

要是妳這本也出書我一定會捧場的~~~
It's me

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Author: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發文主
最近主萌東京吃貨&全職高手
開始上班人生之後發文嚴重減少注意

不嫌棄還請抬槓搭訕ww

Menu
New
Talk to me
Wellcome
PLURK
Serch
Links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