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與真實之劍[天京天]─楔子˙十年─

架空注意=D
在稻妻大公國中央森林北方有一個不起眼的小村落奧奇瓦納,平日村民們相安無事,農耕的農耕,畜牧的畜牧,附近有長流河水經過也不怕旱災,說白一點它平凡無奇,但對村民來說這樣的地方是他們的家鄉,是他們生活的地方。村內廣場上可以看見不少玩耍的孩子,其中一個棕髮男孩儼然成為孩子群的中心。
「天馬你犯規啦!你跑這麼快怎麼可以先逃走!」
「我媽媽叫我要準時回家嘛,掰掰啦。」
被稱做天馬的棕髮男孩蹦蹦跳跳往家裡方向跑,男孩的家由於是在村落更北面的位置,因此離村中熱鬧地區也越來越遠,快到家裡附近的區域時已經只剩稀稀落落的房子座落於田野間。
男孩平常都會直接進家門打理身上的汙漬,但今天他總覺得有東西在吸引著他。男孩經過大門繞到房子西側,可以看見不遠處的大樹下有個石碑,石碑不知道何時就存在著,從他有記憶以來那東西就一直在那邊。
男孩彷彿被催眠,當他越靠近石碑時,神智便越不清楚,他的直覺告訴他不能繼續往前,但雙腳卻不聽使喚,一直拖著他來到石碑前,並且用顫抖的雙手輕輕觸碰石碑。
就在那瞬間石碑突然炸裂。
「嗚啊!」
「小心!」
男孩聽到不遠處傳來一聲警告,接著就失去了意識。



當男孩再度睜開眼時,他發現他躺在不知名的室內,床鋪柔軟得讓他想繼續睡下去,但現實不允許他這麼做。
「嗨,你醒了嗎?」坐在床旁邊的男子有著白色刺蝟頭,閃電般勾尾的眉毛為俊美容貌更增添亮度,他穿著一襲暗紅色的魔法師長袍。
「這裡是?我發生什麼事了?」男孩有些緊張地提問。
「你忘了嗎,你碰到一塊石碑,接著石碑就爆炸了。」男子微笑。「我剛好經過那,順手用結界救了你。」
「謝謝你,不過你是…?還有這裡也不像我的家啊?我到底在哪?」
「我知道你頭腦還很混亂,我一個個回答你的問題,」魔法師站起身。「我還沒正式自我介紹,我是第五騎士團團長圓堂守的專屬大魔導師,豪炎寺修也。」
男孩聽完相當吃驚:「是那個大名鼎鼎、魔法跟占星都在稻妻享有盛名的大魔導師豪炎寺?」
豪炎寺微微點頭,繼續說道:「我救了你,可是你當時昏迷了,我只好把你帶來這裡------雷門皇宮。」
「什麼!我在雷門?」男孩差點再次昏厥,連忙從床上坐起。「你怎麼跟我父母講的,他們怎麼可能讓人隨便把我帶走?而且雷門離奧奇瓦納騎馬外加不吃不喝不休息少說也要三天路程,怎麼可能我一醒來就在雷門?」
「我可是大魔導師,有傳送陣的地方會需要多少時間呢?」豪炎寺走到窗邊推開窗戶。「小朋友,你叫松風天馬對吧?」
男孩尚未從剛才的驚嚇中回神,有點發抖的回答:「是,你怎麼……?」
「我跟你父母談過也問過你的名字,因為那個石碑會在對的時機選對的人,我想你恰好就是那個人,所以我推薦你成為王儲參選人之一,你父母立刻就答應讓我帶你走了。」
「王儲候選人?」男孩受到的驚嚇更大了。「有候選人資格的不是只有貴族嗎?」
稻妻大公國決定領導者的方式不是世襲,比較像薦舉,候選人以貴族為主,最後國王再從候選人中選出一位最傑出者成為王儲,但怕國王徇私,因此國王的兒女是不能成為參選人的。
「除了貴族之外,如果有平民經過認可為有能者,還是可以加入候選人行列。」豪炎寺補充道。
「太…太荒唐了,我也還沒經過什麼認可。」男孩搖搖頭,一身冷汗。
「不要太小看稻妻第一大魔導師兼占星士再王宮的影響力,你『已經』是候選人了,所以請你從現在開始就乖乖待在皇宮接受訓練吧。」
「可是,我父母…」
「你放心,他們衣食無虞。」
「你連問都沒問過我!」天馬幾乎崩潰地喊出來。
「這是你的命˙運!」豪炎寺突然動怒,拳頭用力敲了一下窗緣。「你以為我想這樣嗎?我也想讓你跟一般小孩一樣快樂的長大!」
男孩帶著恐懼望向臉色鐵青的豪炎寺,不發一語。
「這世界的未來可是在你跟另一個傢伙的身上轉啊……」豪炎寺緩緩情緒,露出無奈的微笑。「抱歉失態了。」
「不,沒關係。」男孩原本游移的眼神突然堅定起來。
豪炎寺點點頭走回天馬面前蹲下道:「我可以相信你,把一切交給你嗎?」
「雖然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天馬抿抿嘴唇。「不過事情都到這種地步了,我會把我能做的做好。」
「謝謝你。」豪炎寺站起身。「那麼,我要離開了。」
「咦?」
「請繼續休息吧,孩子。」豪炎寺走至門邊。「十年後,你會遇到跟你一起左右世界的夥伴。」

房間門被輕輕帶上,留下男孩一人在房裡沉思。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It's me

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Author: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發文主
最近主萌東京吃貨&全職高手
開始上班人生之後發文嚴重減少注意

不嫌棄還請抬槓搭訕ww

Menu
New
Talk to me
Wellcome
PLURK
Serch
Links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