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matic[豪円]˙第五幕˙(未完)

第五幕還沒打完OTL

more...

Dramatic[豪円]˙第四幕˙

圓堂在睡夢中被手機鈴聲吵醒,還好身旁的年輕醫生仍睡得沉穩。
不知是因為豪炎寺很久沒好好睡過了,或是因為枕邊人是圓堂的關係,照理來說醫生這工作非常容易被手機鈴響驚醒,但白髮男子卻一點起床的跡象都沒有。

淺而穩的呼吸。

more...

Dramatic[豪円]˙第三幕˙H注意

將豪炎寺交予他的鑰匙插進說是華麗也不為過的鑰匙孔,輕輕一轉大門就打開了,接著圓堂以一樣的方式打開內門,雖然客廳因沒有開燈而呈現黑暗狀態,但玄關照明燈的光線還是足以看清室內大部分的配置。豪宅,除了這一詞,圓堂想不到其他語句來形容這間屋子,尤其在他打開客廳大燈之後,映入眼簾的寬敞空間和高級擺設,曾讓這位從沒踏進過高級住宅的監督懷疑自己是不是來到五星級飯店的大廳,他記得豪炎寺以前的舊宅也沒如此貴氣逼人。
轉身關上門將鞋子脫在玄關後,圓堂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般四處東張西望,每個藝術品都觸碰一下,牆上掛的壁畫也略微觀察。但說是參觀,圓堂也知道那只是在掩飾自己的緊張。

但更多的是不解。

more...

Dramatic[豪円]˙第二幕˙

剛過完新年的街道還有些冷,當太陽落到地平線以下後更是如此,仍帶著餘暉的街道改由亮黃色的路燈來點綴,圓堂從嘴巴吐出一口白色霧氣,交互搓揉已經凍僵的雙手。自從不再踢球以來,他的身體變得比較容易怕冷,不過他並不介意,除了四肢容易僵硬點之外,並沒有帶給他任何不便。

more...

Dramatic[豪円]˙第一幕˙

「幹得不錯啊你們!」
「圓堂監督教得好啊。」
看著那個叫松風天馬的孩子高興地跑掉,圓堂就想到十年前的足球笨蛋,不管場上的分數是幾比幾,進了球就是會很開心。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學一畢業還會想回到雷門國中當監督,明明自己已經不能再踢球,每次看到孩子們拼了老命似的練必殺技,總會出現想上去踢個一兩球的衝動,天天飽受這種煎熬的圓堂曾懷疑自己是不是被虐狂才這樣做。

也許,是熱愛足球的心從沒變過。

more...

It's me

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Author:緋炎纓-葉修神教教徒
發文主
最近主萌東京吃貨&全職高手
開始上班人生之後發文嚴重減少注意

不嫌棄還請抬槓搭訕ww

Menu
New
Talk to me
Wellcome
PLURK
Serch
Links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